PD-1抗體大戰后,霍奇金淋巴瘤新藥開發還有哪些新選擇?


Adcetris(維布妥昔單抗)在中國獲批上市,三大國產PD-1抗體藥物以霍奇金淋巴瘤作為首發適應癥上市,PD-1抗體或其他是否有機會突破Adcetris市場。

淋巴瘤是一種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統的惡性腫瘤,其中約有10%為霍奇金淋巴瘤(HL),含有RS(Reed-Sternberg)細胞為特征,其余不含RS細胞的淋巴瘤都屬于非霍奇金淋巴瘤。經典霍奇金淋巴瘤 (cHL) 占HL的95% 。流行病學特征在中西方差距不大,我國淋巴瘤的發病率也呈上升趨勢,目前發病率約為6.68/10 萬人,其中HL發病率約為0.6/10萬人。

一線放療+化療ABVD(阿霉素+博來霉素+長春新堿+達卡巴嗪)后接受自體干細胞移植ASCT已經可以將患者的5年生存率達到80%以上,但部分患者耐受性較差;另有15-20%的患者對初始治療無應答,發展為復發或難治性R/R cHL,這類人群需要仍需要新的治療選擇。

目前cHL新藥開發主要有兩個方向:一是加入一線治療中以減少化療藥的使用,二是針對初始治療無應答或不耐受的患者。


單臂臨床試驗加快PD-1/L1抑制劑用于R/R cHL


在放化療之外,隨著對cHL的分子生物學研究增加,確定了不少新的治療靶標,包括CD30,其在cHL的RS細胞表面特異性表達,而在其他普通細胞中表達有限,成為治療HL的理想靶點。靶向CD30的抗體偶聯物(ADC)Adcetris(brentuximab vedotin,簡稱BV)于2011年8月獲FDA批準用于ASCT失敗或至少2種多藥化療方案治療失敗且不適合ASCT 的 R/R cHL患者。成為自1977年以來首個獲批用于治療cHL的新藥,也重新定義了cHL的治療格局。

RS細胞上過度表達的PD-L1與T細胞上表達的PD-1結合,誘導免疫檢查點抑制作用,引起T細胞失活。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如PD-1抗體藥物用于HL也展現了良好的有效性。Nivolumab和Pembrolizumab也通過同樣的有效性終點ORR獲批上市,但兩者在II期試驗納入更多的受試者分組進行探索,這也決定了而后獲批的人群略有不同。

Nivolumab在Chekmate-205試驗中納入了三類接受ASCT失敗后的人群,分別為接受ASCT后但未接受BV,已接受BV,或在ASCT前或后接受BV,而Pembrolizumab在Keynote-087納入了兩類ASCT失敗后人群,包括未接受和已接受BV,除此之外還有不適用于ASCT的人群。這是一個高度未滿足的人群,最終使得Nivo獲批的 R/R cHL的人群必須在接受ASCT失敗后,而Pembro獲批的人群對此是否接受過ASCT沒有限制。

目前在已經有3個獲批上市的國產PD-1抑制劑選擇將R/R cHL作為首發適應癥有條件上市,還有2家正在上市申請審評中。從已經公布的試驗數據看,試驗入組人群沒有對ASCT失敗或不適合作出限制,且納入的人群中接受過ASCT或BV的患者比例低于20%,這是由于中國能承受ASCT治療費用的患者比例低,彼時BV也尚未在中國獲批上市,所以患者經治線數相對來說較少。中位隨訪時間也都較短,約為12個月,而Nivo和Pembro都達到24個月以上,這使得ORR均優于Nivo和Pembro。

PD-1抗體藥物獲批用于R/R cHL有效性結果

愛康得.jpg


目前PD-L1抗體藥物也進入了R/R cHL開發大潮,基石的CS-1001 將在2020年以cHL申請上市,avelumab, durvalumab 和atezolizumab也都在進行臨床試驗。


Pembrolizumab進擊Adcetris


目前,PD-1抗體藥物已被視為Adcetris治療后的選擇,但是,在III期KEYNOTE-204試驗中,Pembro與BV頭對頭比較,用于ASCT不適合或復發的R/R cHL患者,主要終點12個月的PFS率,Pembro優于BV,分別為53.9%和35.6%。且在所有亞組人群中均顯示優效。此外,ORR在Pembro組也優于BV組,分別位65.5%和54.2%,Pembro的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20.7個月,而BV為13.8個月。Keytruda治療的患者還報告了較低的3級和較高的治療相關不良事件(TRAE)。




KEYNOTE-204試驗有效性結果


基于Pembro獲批cHL的單臂試驗Keynote-087的ORR數據,MSD決定進行了與Adcetris頭對頭的試驗算是大獲勝利,Keytruda表現出更好的抗腫瘤功效和更強的毒性,這是該療法中體弱患者所需的,為患者增加了治療選擇,但這就是否意味著Pembro最終會撼動Adcetris在cHL的治療地位。

2018年3月Adcetris聯合化療方案AVD(阿霉素、長春新堿和達卡巴嗪),獲批作為的CD30陽性初治HL成人患者的一線治療。在名為 ECHELON-1的試驗中,納入了1334名R/R cHL患者,與ABVD治療組相比,Adcetris+AVD治療組顯著改善mPFS(HR=0.770,p=0.035)

同時,BMS也在開展名為CheckMate 812的試驗,Adcetris+Nivo聯用對比Adcetris單藥用與R/R cHL患者,由此可見,Adcetris不僅可與化療聯用于一線,單藥用與復發人群,還能將可能與PD-1抗體藥物連用于R/R人群。Pembro想要在cHL治療市場進擊Adcetris成功,還需要很長的一段路。

2019年Adcetris在北美的銷售額達6.3億美元,在日本獲批HL治療后銷售額也增長到約4.9億美元,今年5月14日在中國獲批上市。


Adcetris在北美地區銷售額


根據目前Adcetris的臨床開發計劃看,除了與Nivo聯用將一線治療推向早期患者外,還有計劃擴寬至青少年人群,單藥挑戰Adcetris停藥后再治療。


Adcetris在HL的臨床開發計劃


其他cHL新藥臨床研發進展


cHL主要在研新藥的機制


目前處于臨床后期的其他主要在研藥物靶點還是聚集在CD30。除了CAR-T和ADC外,機制上有所創新的有Affimed開發的第一個CD30/CD16A雙特異性抗體——AFM13,CD16A是NK細胞表達的膜表面受體,所以AFM13能夠同時與CD30陽性的淋巴瘤細胞和NK細胞緊密結合,動員NK細胞消滅腫瘤細胞。目前正在進行單藥用于經BV 和PD-1抗體治療后的R/R cHL的II期臨床,和與Pembro聯合用于經BV治療后的R/R cHL的I期臨床試驗。

在2019年的國際惡性淋巴瘤會議(ICML)上,公布了AFM13與Pembro聯合用于R/R cHL患者的IB試驗結果,入組的30名患者中位接受過4線治療,ORR能達到88%,其中CR達到46% 。這一試驗結果支持了NK細胞與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聯用的概念性驗證。目前AFM13已經被FDA授予孤兒藥資格。


雙抗AFM13的作用機制


目前主要臨床在研的靶向CD30的新藥


CD25在RS細胞和調節性T細胞都有表達,Camidanlumab Tesirine是由ADC Therapeutics開發的ADC,由靶向CD25(IL-2Ra)的單抗(HuMax?-TAC,由Genmab A / S許可)與吡咯并苯并二氮雜卓(PBD)二聚體毒素tesirine(SG3249)偶聯組成,當PBD二聚體會與DNA的小溝結合,引起不依賴細胞復制周期的復制停滯,最終導致細胞死亡。

在2019年的ICML上公布了單藥用與R/R cHL患者的I期試驗結果,每三周一次給藥,45μg/ kg劑量組ORR達到86.5%,并且這一劑量組在所有亞組人群中均能達到80%以上的ORR。在關鍵性II期中Camidanlumab tesirine的推薦劑量為Q3W給藥45μg/ kg兩個周期后,繼續30μg/ kg Q3W以提高治療的耐受性。但此前II期試驗因為毒性問題,有患者患上罕見神經病變格林-巴利綜合征Guillain-Barré而被FDA叫部分停止,即無法納入新的受試者,直到今年7月7日FDA在評估安全風險后取消了叫停。


Camidanlumab tesirine I期試驗有效性結果


RS細胞通過釋放趨化因子如TARC來誘導或召集Treg細胞,使得腫瘤細胞免疫清除不足,影響免疫治療的療效,組蛋白去乙?;福℉DAC)抑制劑能抑制RS細胞釋放的趨化因子,且目前還發現I類HDAC抑制劑,包括entinostat, mocetinostat, panobinostat 等能在B細胞淋巴瘤腫瘤細胞中上調PD-L1的表達,因此提出HDAC抑制劑用于治療cHL的可能性,鑒于此前進行的單藥試驗ORR均為約30-35%,因此HDAC抑制劑更適合采用聯用的方法以增強免疫治療的療效,目前Entinostat正在與Pembrolizumab聯用,mocetinostat正在進行與BV聯用的試驗。


百赢棋牌官网版下载地址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北京期货配资网 好彩1开奖时间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瑞丰国际博彩 pc蛋蛋预测网址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中国配资网 浙江体彩6十1号走势图